微博在走下坡路吗?绿洲能救活曹国伟吗?

第三季度财报发布之后,微博的困境再次暴露。

早在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发布时,36氪在智库氪分析之中就提到,营收增速持续下滑是目前微博面临的最严峻挑战,也是微博在逆境期的集中体现。

悲观情绪持续到第三季度。财报显示,2019年第三季度,微博净收入为4.678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4.602亿美元增长2%;净利润为1.462亿美元,低于市场预期的1.48亿美元,较去年同期下降11%。增值服务收入6118万美元,同比增长8%,较上季度24%的同比增速回落16个百分点。

此前,根据微博2019年第二季度业绩,第二季度净收入为4.32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4.27亿美元增长1%。其中,二季度广告收入达到3.71亿美元,同比增长0.2%,为上市以后最低水平。

房子在夜里下雨时漏水。在第三季度财报发布后,长期跟踪中国股市的投资机构terracotta investments在seekingalpha之上披露,他们目前的立场是做空微博,并将目标价定为39美元。

兵马俑表示,做空微博的原因是中国媒体消费模式发生重大变化,这将继续影响微博用户的参与度。用户参与度的下降意味着广告收入将缩水,微博的估值自然也会相应下降。

这一观点也与外界的质疑相一致:微博正面临着结构性因素和竞争压力的双重挑战,这将使消费者在微博之上的时间承受持续缩水的压力,这意味着公司的运营和参与指标将继续承压。ú在这个时候,微博发布了一份可以称之为“街斗”的第三季度财报,这无疑让外界产生了种种质疑,并将自己置于不利地位。

绿洲能拯救微博吗?
互联网流量的缓慢增长使所有的超级公司和超级应用程序都感到紧张。

超级应用,包括微信和头条,已经想出了刺激交通“二次开发”的方法。头条新闻纷纷推出新产品,包括自助餐、西瓜、小火山视频等,绿洲的出现也被称为微博近年来最大的拦阻方式。

谈到绿洲,微博CEO王高飞在第三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之上表示,虽然垂直账户获得了更多流量的支持,但在过去几年之中,非媒体内容和垂直内容在微博账户在整体内容领域的比重仍在下降。

过去,微博在各个领域都聚集了大量的明星头像账户,但生活和垂直领域的内容相对较少。微博希望通过oasis打开一个更加关注垂直和生活化内容的平台,让这些账号在微博和oasis之上获得更多曝光。

然而,在发布之初,oasis就强调了其尴尬的定位,这是一款诞生于四伏强敌之中的应用程序。小红书的内容沉淀积累了强大的壁垒,即便如此,其面临的监管压力也不容小觑。

在此之前,微博曾投资技术,尝试押注短视频和直播,但最终失败;在社交领域,微博也推出了即时通讯功能,但并未发展成为独立产品。现在5g已经成为一种普遍趋势,但是微博却走了另一条路,推出了以“图片社交”为主题的应用。很难说这是不是一种倒退,但它确实让人感到缺乏诚意。

可以说,股市和用户的消费,以及操作力度不够都是绿洲发展的一层不确定性。

不仅如此,在内忧外患持续的同时,微博之中也出现了许多“外患”。在为微博贡献主要收入来源的广告领域,虽然三季度中小企业收入保持稳定,广告同比增长5%,但微博的核心压力主要来自价格水平。第三季度,EPCM(每千台显示器的广告收入)与去年同期相比有所下降。虽然降幅小于之上季度,但也严格下降了10%左右。

此外,微博面临越来越严格的监管环境。2019年4月,“最右边”的应用程序被从网上删除,4月中旬,“侦探”被勒令删除并整改。10月22日,小红书被从App Store移除80天,终于重新启动。在直播和短视频领域,社区产品监管的压力在成熟过程之中是不可避免的,也是规范产业健康发展的必要保证。无论是小红树还是绿洲,都必须找到一条更健康的发展道路,这也对其管理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和考验。

在上述条件之下,似乎有必要缩小微博的实现渠道和成长空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